專業人員
耳鳴的正義 1021230
耳鳴的正義
 
我喜歡跟病人談論耳鳴的正確意義。那是聽覺系統的保護程式。
也是聽力中樞一樞機主教旁邊的貼身侍衛。
慢性耳鳴的公義化,來自於女王中樞的適應。所以醫生得幫忙病人的靈魂尋找出口。
⋯⋯
倫敦海德角地鐵站出來。如同殺手的心跳,我們跟蹤了3名危險份子上了哈洛德百貨,在7樓……
伽傌刀解決了聽神經瘤。然後我們帶著神父的微笑傾聽患者的恐懼。
然後開百憂解處方讓世界百年快樂。
 
但是子夜醒來,我的腦子卻有不停止的耳鳴詩詩聲……
 
呵!多麼榮耀的維多利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