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人員
耳鳴和顳頷關節疾病: 耳鳴患者的一個特別本質 Veronika Vielsmeier, Tobias Kleinjung,Jürgen Strutz,Ralf Bürgers, Peter Michael Kreuzer,
前言:
耳鳴是一個常見的疾病,其特性是沒有外在聲音來源而感知到聲音。發展出耳鳴的最重要危險因子是年紀、聽力喪失和性別。耳鳴患者的功能性影像研究已顯示耳鳴患者中樞聽覺路徑的神經活性改變。假設這些改變是發生在中樞神經系統是腦部試著去代償因為聽力喪失而減少聽力輸入的結果。同樣有豐富的臨床證據關於本體感覺系統影響耳鳴認知。約三分之二耳鳴患者能夠經由身體的操縱去改變耳鳴的響度和音高、如:咬緊下顎或繃緊他們的頸部肌肉。因此,耳鳴常常和顳頷關節疾病有關聯。此關聯性於1934年由Costen所描述以及被很多 研究證實,這些研究報告顳頷關節功能異常患者會增加耳鳴的盛行率。
然而,即使耳鳴和顳頷關節功能異常已被證實,它的本質還未被被充分了解。一個臨床上高度相關的問題是顳頷關節疾病是否造成耳鳴,或是顳頷關節功能異常是否是耳鳴的一個症狀。如果顳頷關節疾病會造成耳鳴,預料耳鳴患者有無合併顳頷關節功能異常在他們的危險因子概況會不一樣。詳細地,可以預料好的聽力功能和不同的年紀性別分布於耳鳴患者合併顳頷關節功能異常。第二個臨床上相關的問題是耳鳴有無顳頷關節併發症是否在根本上是不同的疾病本質。在這樣的患者中,於兩組患者的臨床特性中可以預測相關的差異。於此我們接觸這兩個問題藉由比較耳鳴患者有無顳頷關節功能異常關於他們的耳鳴危險因子和他們的臨床特性。

 
材料和方法:
 在這一篇前瞻性研究中,所有患者(951患者)於2008年05月和2009年04月間求助Regensburg大學牙科門診,抱怨顳頷關節功能異常,評估他們是否同時抱怨耳鳴。患者接受綜合的診斷檢查,包括咀嚼系統的功能分析以及根據顳頷關節疾病的研究診斷標準做檢查。表示耳鳴的患者在耳鼻喉科被調查研究。30位(3.2%)患者確定同時患有顳頷關節疾病和耳鳴。在這30位患者中,15位患者起初因為耳鳴於Regensburg大學的多科部耳鳴臨床求助,然後被轉介至牙科。耳鳴患者並且確定有顳頷關節疾病比較同時間在我們耳鳴中心的61位耳鳴患者卻沒有任何主觀抱怨顳頷關節功能不良。所有患者簽屬告知同意書以參與此研究,這已被Regensburg大學的倫理委員會批准。所有患者接受耳鳴喉檢查,包含耳窺鏡和純音聽力檢查。進一步,他們完成簡短版本的耳鳴樣本病例病史Tinnitus Sample Case History以及德國版本的耳鳴障礙評量表(Tinnitus Handicap Inventory,THI)。在耳鳴患者合併顳頷關節功能不良的族群中,我們區別那些起先於假牙補綴科抱怨顳頷關節功能不良的患者,以及起先於耳鳴中心抱怨耳鳴的患者。這三個族群比較他們的聽力功能、年紀、發病年紀、性別、發病型態(逐漸或突發)、耳鳴型態(脈動或非脈動)、響度、驚醒程度、遮蔽、本體感覺調節、聽覺過敏以及耳鳴殘障(如用THI評估)。

 
結果:
所有三組的人口統計學和臨床的特性於表1中陳列。在耳鳴患者合併顳頷關節疾病中,那些起先抱怨耳鳴的患者有顯著地較高的THI分數,比較那些起先抱怨顳頷關節疾病的患者(P=0.03,平均數差異: 20, 95%信賴區間2.7-37.3)。在另一個調查參數中,這兩組間沒有明顯的統計學上差異(表1)。然而,在耳鳴患者有無合併顳頷關節疾病之間有很顯著的差異,關於聽力功能、年紀、發病年紀和性別分布。耳鳴患者合併顳頷關節疾病有較佳的聽力(P<0.0005,平均數差異: 12.6分貝, 95%信賴區間5.9-16.3),年紀較輕(P=0.001,平均數差異: 10.9, 95%信賴區間4.9-16.9),較小的耳鳴發病年紀(P=0.002,平均數差異: 10.2, 95%信賴區間5.9-16.7)以及女性更常見(P=0.003, 有顳頷關節疾病40%,無顳頷關節疾病28%,相差12%, 勝算比3.9)。在耳鳴特性中,藉由下巴或是頸部運動以調節耳鳴有明顯地差異。50%的耳鳴患者合併顳頷關節疾病表示可以本體感覺調節耳鳴,但是只有21%的無顳頷關節疾病的耳鳴患者表示可以本體感覺調節耳鳴(P=0.001,相差19%, 勝算比3.7)。無顳頷關節疾病的耳鳴患者表示有較高的耳鳴響度(P=0.01,平均數差異: 13.1, 95%信賴區間3.1-23.1)。另一個調查因子在群組間沒有顯著差異(表2)。
只有當起先抱怨耳鳴的患者被分析時,合併有顳頷關節疾病的耳鳴患者是較為年輕(P=0.04,平均數差異: 7.4年, 95%信賴區間0.3-14.5),較早的耳鳴發病年紀(P=0.03,平均數差異: 8.9年, 95%信賴區間1.1-16.7),更常藉由下巴或是頸部運動以調節耳鳴(P=0.003, 有顳頷關節疾病40%,無顳頷關節疾病21%,相差19%, 勝算比2.5)。在耳鳴患者合併顳頷關節疾病同樣有較佳的聽力(P=0.06)和更多女性(P=0.16)的趨勢(表3)。

 
討論:
在耳鳴患者有無合併顳頷關節疾病之間,關於年紀、聽力功能和性別分布,我們研究的主要發現是有顯著的差異。這兩組間的這些差異同樣也存在於校正後的眾多比較中。年紀大、男性和聽力喪失是已知的耳鳴發展的危險因子。耳鳴患者合併顳頷關節疾病顯示這些危險因子是較小的程度。這認為顳頷關節的病理機轉於耳鳴發展中扮演一個成因。動物資料已闡明神經連結藉由顳頷關節功能不良造成耳鳴的產生和維持。在天竺鼠實驗中,刺激三叉神經已顯示經由背耳蝸核調節中樞聽覺路徑的活性。顳頷關節由三叉神經支配其感覺,因此,因為顳頷關節功能不良而改變三叉神經傳入能造成背耳蝸核活性改變以及進一步沿著中樞聽覺路徑而上傳,最後引起耳鳴的認知。有無合併顳頷關節疾病的族群在耳鳴的本體感覺調節的影響上有所不同。合併顳頷關節疾病的耳鳴患者表示更常受到如此類的影響。這些發現認為本體感覺的影響存在於耳鳴的產生上,可以反映在耳鳴響度的持續本體感覺的調節,這支持了本體感覺耳鳴的觀念。這同樣暗示這群患者對於針對本體感覺系統的治療形式會有較佳反應。除了本體感覺刺激的差異之外,我們僅僅發現這兩組間耳鳴響度的不同。然而,這或許是人為造成的,因為這差異消失只有當起先抱怨耳鳴的患者被比較時。在有無合併顳頷關節疾病的耳鳴患者中,所有其他臨床特性是類似的,這認為合併顳頷關節疾病的耳鳴不是一個耳鳴的單獨本質,但是有無合併顳頷關節疾病的耳鳴患者共有一個相似的最終神經路徑。
因此,與最近的縱向資料一致,我們發現認為顳頷關節疾病於耳鳴發展和維持中扮演一個成因,而不只是一個耳鳴的症狀。因為這是一個高度臨床相關性,基於這個原因,顳頷關節病理機轉的治療能夠被認為是一個耳鳴成因導向的治療,類似於助聽器或人工電子耳治療聽力疾病。這一個令人驚訝的結果,我們發現除了耳鳴殘障外,沒有顯著差異介於耳鳴患者合併顳頷關節疾病族群中,那些起先抱怨耳鳴和那些起先抱怨顳頷關節疾病的患者中。即使這兩個次樣本比較的統計學強度是有限的,因為相當小的樣本數,對於個別的患者這個發現認為評估的臨床特性不能實際地決定這兩個症狀的哪一個症狀更加令人討厭。
我們知道我們的結果必須被進一步研究證實,在進一步確定結論之前,這關係到更大的樣本數。特此,我們的結果提供一個預估值關於計算充足的樣本數。然而,我們的研究一個特殊的優勢是顳頷關節疾病和耳鳴的診斷不只是依賴患者的自訴,更是要假牙補綴專科的檢查和耳專科醫師的耳和聽力檢查。
 
結論:
耳鳴的典型危險因子(年紀、男性、聽力喪失)在合併顳頷關節疾病的耳鳴患者中是比較小關聯性,這認為顳頷關節病理機轉於耳鳴發展和維持中扮演一個成因。基於此發現,治療顳頷關節疾病會是一個耳鳴成因導向的治療策略。


出處: 美國耳鼻喉頭頸外科協會雜誌(Otolaryngology–Head and Neck Surgery 145(5) 748–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