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人員
【醫生與女梵谷】 1041021

【醫生與女梵谷】

63歲婦產科醫生突發性耳聾兩個月後,耳鳴極度痛苦於半年前被他院轉來門診。今天回診他說左耳戴上助聽器救了他一命。當初他一度想要自殺,想到許多自殺方法又不能讓家人有罪惡感……天啊!聽他現在輕鬆自在談他當時的狀態實在驚險。耳鳴引發的恐懼反應著實可怕。戴上助聽器耳鳴減輕一大半才帶領他有信心走出悲觀和沮喪。說好了,他願意來當台灣耳鳴學會的義工和講師。

另外一位台北看診突聾病人就是對照組了,女梵谷求醫無效後,萬念俱鳴竟拿鐵棒往患耳自殘,外傷後耳膜毁壞耳道閉鎖。聽力損失更是嚴重多出40分貝。當然耳鳴更加放大百倍。悔不當初,現在乖乖在等手術重建以及情緒康復。她自嘲為女梵谷……

所以,不管中醫西醫請不要再將突發性耳聾說成内耳中風了!!!這是極度錯誤的名詞。而且還惡劣到造成病人的二度恐懼以及絕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