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人員
【耳鳴世界的罪與罰】 1040427
【耳鳴世界的罪與罰】

電子高科技的後現代,人類都是把命交給不認識的對方。交給高鐵司機,交給廚師,交給船長,交給藥師。
而且要常常交代給醫師。因此醫者需要繼續再教育不斷地進化自己。在耳鳴的世界裏輕易判刑病人,有時將造成無盡的責罰。

■ 56歲男子左側耳鳴一個多月求診無效遂至國家級醫學中心做聽力檢查,結果是兩側高頻4K聽損,(如圖1)。耳科專家的結論是神經性耳鳴永遠不會好了。病人瞬即恐慌焦慮,於是被轉至神經科和心臓科開始吃降壓藥和鎮靜劑。一個多月後在聖誕節前的週末我在天龍國遇見極為困擾的他。
再一個多月後的今天早上,他已經停掉所有的藥包括降壓藥。他很開心的根本沒感覺到什麼耳鳴。(他最高興的是他真的不必一輩子吃降壓藥,而且耳鳴根本不會什麼亂七八糟的中風!)

第二位39歲男子也是單側耳鳴兩個月,左側高頻中重度聽損。做完腦幹電波及核磁共振後即被判定耳鳴不會好了。開一個月憂鬱症的藥給他,不必再回來了。這是怎樣的罪罰與放逐呢?
鳴鳴(明明)就會好啊。詳細病史就能發現他的聽損不是這次耳鳴的主因啊。

類似這樣的病例其實非常多。等春季「臺灣耳鳴醫學會」耳鳴進階課程時將會提出「耳鳴世界的罪與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