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人員
【耳鳴4S/耳鳴的新文藝復興】 1030316
【耳鳴4S/耳鳴的新文藝復興】
 
38歲男性兩年前因耳鳴求診,當時耳鳴急性發作兩週。聽力兩側高頻聽損(4K)。但是他已在噪音環境工作15年了。
 
可以就這樣跟病人説你是「神經性耳鳴」,耳鳴永遠不會好了嗎?只能無奈的跟耳鳴「和平相處」嗎?或是使用耳鳴的1.0版,給病人吃擴血管藥,銀杏,B群讓病人越吃越火大,越吃越恐慌。或是使用耳鳴的寧靜版,不解釋(BJ4)一直開鎮靜劑安眠藥,一直到上癮?■
 
⋯⋯身體的耳鳴和疼痛一様,事出必有因。不能只想止痛或是删除耳鳴而忽略了追查背後的起因。從耳鳴的3.0版「耳鳴的腦内革命」試圖努力改變大腦認知系統,主動去適應耳鳴,壓縮耳鳴,移動耳鳴。經過長期的臨床觀察更發現了,耳鳴常常是在幫助病人的,是在幫助病人求救的。所以醫者更需要利用這線索認真追查。不要只看表面的聽力損失就説什麼退化,有許多聽力下降都是在耳鳴發作前許久就存在了。所以另有許多潛藏的原因有待醫者推理追查之。
 
關於耳鳴是「卧底的警探」。這才是耳鳴病人失代償的主要關鍵。……耳鳴4S
 
(我在寫這篇時客廳裏萬籟俱寂,我腦海裏的耳鳴非常響如萬隻蟬鳴。這是生理性耳鳴。可是我卻覺得是像交響樂般榮耀。)
 
這位耳鳴病人失代償的原因可能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