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人員
耳鳴最小遮蔽值與殘餘抑制試驗的臨床意義 黃致仰、賴仁淙
目的
治療耳鳴常令人感到困難,因為醫師極難了解病人所抱怨的耳內或腦內的聲音。而耳鳴最小遮蔽值(MML,minimal masking level)與殘餘抑制(RI, residual inhibition)兩種測試,可依患者主觀反應來評估耳鳴情形。本實驗嘗試序位化(ordinal scale)耳鳴嚴重度,並討論MML,RI,耳鳴發生時間與聽力之間的關係。
方法
以同一聽力師、同一聽力室測量耳鳴患者純音聽力,MML,RI並詢問發生時間(年)及耳鳴嚴重度。以迴歸分析MML、RI、1k聽力關係及one-way ANOVA分析耳鳴嚴重度與MML、RI、1k聽力關係。
MML:以1k窄頻遮蔽耳鳴的最小分貝數。RI:以MML加l0dB的1k窄頻遮蔽給予患耳(或較嚴重側)60秒,記錄遮蔽停止後耳鳴再發生的秒數。耳鳴嚴重度區分為:1.幾乎可以不理它、2.大部份可以不理它、3.很難不理它、4.造成很大困擾、5.幾乎無法忍受。
結果
在整天持續耳鳴患者249人中,可遮蔽者佔89.2%(222/249),無法遮蔽患者中,1k聽力較差(t-test:1k聽力p=0.0,耳鳴長短p=0.049,嚴重度p=0.49)。可遮蔽222患者中迴歸分析MML與1k聽力(P=0.01)、MML與耳鳴發生時間(P=0.05)、用與1k聽力(P=0.013)、MML與耳鳴發生時間(P=0.045)有相關。one-way ANOVA分析耳鳴嚴重度與MML(F=l.92,P=0.1087)、RI (F=0.25,p=0.9104)無相關;而嚴重度與1k聽力(F=4.43,p=0.0018)經Newman-Keuls multiple comparisons(Q=2.258)分析,亦無相關。
結論
1.以1k窄頻作耳鳴患者遮蔽檢查,是既省時又有意義的。
2.除非1k聽力很差,大部份患者皆可遮蔽。
3.耳鳴發生時間越長,易有較大MML,較長RI。是否因為較小MML的耳鳴病人,耳鳴較易消失,而不須求診?
4.本實驗以1k窄頻作遮蔽,故MML、RI與1k聽力有關是可預期的。
5.患者自述耳鳴嚴重度與MML、RI、1k聽力無關的結果,支持neurophysiological model,耳鳴的產生不單局限於耳蝸病變,而是耳蝸產生(generator)訊號,皮質下偵測(detection),並受邊緣系統(limb system)影窖、最後由大腦皮質系統感知(Perception)。
6.期待將來能調整出比1k窄頻更配合臨床的MML與RI,能用來預估預後或協助選擇治療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