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人员
减敏疗法-耳鸣治疗新展望 赖仁淙
耳鸣,是许多人挥之不去的困扰
医学界也在积极寻求突破,新的治疗法,是训练大脑把耳鸣的信号洗掉,接纳这个声音,与它和平共处。
耳鸣的成因非常复杂而不可捉摸;耳鸣到底是「受伤了的听觉记忆」?或者是「听觉传递系统的失控」?本世纪以前恐怕没有正确的答案。然而耳鸣的病患还是痛苦的。严重耳鸣病人,甚至要求医师将其耳神经切断,更有人自己结束生命,停止这种漫长的折磨。
逐渐蔚为主流的「耳鸣减敏疗法」(Tinnitus Retrainiray Thorapy.TRT)于87年九月的美国耳鸣研究会中成为热门的主题,耳鸣减敏疗法主要的观念来自神经生理学的理论-认为耳鸣形成的重点在于听觉中枢的感受过程。耳鸣困扰病人的主要症状为:干扰睡眠、烦躁、沮丧、害怕……等,来自于
大脑次皮质区和情绪中枢产生相互作用而形成;内耳外毛细胞的障碍只是耳鸣的触发信号。触发产生的耳鸣信号不一定会被中枢感受到或是产生情绪反应。

神经生理学的观念认为耳鸣信号的知觉,在信号的触发(周边神经),侦侧(次皮质区)和最后的感知(听觉皮质区)中有很大的空间可以被改变。耳鸣病状的重点在于人类大脑中枢的感受过程而非以往研究注意的内耳神经。這是耳鸣治疗这几年突破的重点。

耳鸣减敏疗法分成两部分-「心理减敏」及「生理减敏」。首先「心理减敏」是整个治疗结果的发动机。人类大脑对于没有威胁而且无意义的信号会本能的产生自然适应。

严重耳鸣的病患却是将耳鸣当成了一个威胁的信号,因此失去了自然适应的能力,因此治疗者详细耐心的解说耳鸣的成因,说明耳鸣是良性可以被改变的,扭转病人对于耳鸣的「负面信仰」,如:耳鸣使我耳聋、耳鸣会让我失眠……。这种启动的「心理减敏」和八十年代心理学家用来治疗耳鸣成效不错的「认知疗法」(Cognitive therapy)异曲同工。心理减敏需要放松的环境,充足的时间和专业的解说。

第二部分的「生理减敏」在于延续「心理减敏」,所启动的自然适应过程,加速且加强大脑适应耳鸣的能力。利用耳鸣治疗器或是助听器的现代科技,训练大脑将耳鸣信号慢慢「洗掉」(主动性的耳鸣适应)。这部分需要专业的听力学评估和测试,设计出合适的疗程,通常需要六个月至两年。根据创始者-Jastreboff博士的最新报告,耳鸣改善的成功率为百分之八十。笔者在三年一千二百位耳鸣特诊的经验也有类似的数据。

对于耳鸣治疗的评估有两种层次,一种是耳鸣造成的困扰获得改善(反应的适应);一种是耳鸣感觉的减弱(感觉的适应)。病人对于耳鸣的治疗要有适当的期待。医疗工作者对耳鸣的解说毋宁是最重要的。错误及负面的关于耳鸣说法或是漠不关心常使部分病人陷入非常危险的状态-严重的情绪失调。

在诊治严重耳鸣病人的经验中,常可发现病人最早接触到的医疗过程,如果是偏差或负面的,常会造成大脑「自然减敏过程的被剥夺」,实在令人惋惜。部分中医将「肾亏」与耳鸣的成因混为一谈,穿凿附会,使得严重耳鸣的病人更加变得不可收拾。

在使用耳鸣减敏疗法前,详细耳鼻喉检查以及听力检查是绝对必要的。有部分的耳鸣是可以用外科疗法治疗,如:血管性耳鸣、中耳炎、传导性听力障碍、肌肉收缩性耳鸣……。甚至有少数耳鸣是一种危险的信号(约占单侧耳鸣百分之一)如听神瘤、鼻咽癌……。

耳鸣的研究从一九八七年Jastreboff动物模型的建立后,逐渐脱离其「鬼魅」的本质,新的治疗方式持续在实验中。比较有展望的如:神经生理安定剂的研发、内耳圆窗减敏药物滴定法、结合人工电子耳科技的电刺激法。这些都是很有潜力用来解决人类最常见又最迷惑的耳鸣。

在耳鸣的「仙丹」尚未​​被科学家发现之前,「耳鸣减敏疗法(TRT)」将是未来十年耳鸣治疗的主流。